<ins id="jv55z"></ins>
<var id="jv55z"></var><cite id="jv55z"><span id="jv55z"><menuitem id="jv55z"></menuitem></span></cite><ins id="jv55z"></ins>
<var id="jv55z"><video id="jv55z"></video></var><cite id="jv55z"><noframes id="jv55z"><var id="jv55z"></var>
<listing id="jv55z"></listing><th id="jv55z"></th><var id="jv55z"></var>
<var id="jv55z"></var>
<cite id="jv55z"></cite>
<var id="jv55z"><video id="jv55z"></video></var>
<cite id="jv55z"><video id="jv55z"></video></cite>
<var id="jv55z"><dl id="jv55z"><listing id="jv55z"></listing></dl></var>
當前位置:
喪葬習俗
發布日期: 2021-08-06 信息來源:瑞昌市文化廣電新聞出版旅游局 責任編輯:張文豪 字號:[ ]

喪葬習俗在華夏各地自古以來方式不同,有土葬、火葬、水葬、天葬巖葬、樹葬及海葬數種。非洲和南美極少地區至今還有腹葬的陋俗,我國自古以來無這一習慣。土葬就是人去世后被放入棺材內入殮后,再由村上人抬往墓地安葬,故又稱棺葬。這是我國自古以來最常見的安葬方法?;鹪?,過去就是將逝者置于柴薪之上后再點燃柴薪,使柴薪連同尸體化為灰燼,再將骨灰裝入木盒或陶罐中供在桌案上或送入山中掩埋?,F在,政府號召人們逝后火化,并建造有專門的火葬場和公墓墓地,有的地方如九源張家壩村等地還建有骨灰堂,無需再行棺葬。水葬就是將逝者置于鋪有茅草或被褥的小木筏上,由數人抬至江河中,使其順水漂流,直至木筏及尸體被淹沒后眾人方回,這種習俗目前在我國西南部分地區仍可見到。巖葬是用山巖來處理尸體,主要特點是將棺槨葬在懸崖峭壁之上或葬在懸崖峭壁的洞穴巖腹之中,有懸棺葬、龕穴葬等方式。這種安葬方法全國不少地區歷史上多見,尤以我省龍虎山地區為多。天葬有兩種方式,一種就是人過世后,由逝者家屬請當地的天葬師將死者背往當地所做的天葬臺,用天葬刀(一種特制的剖尸刀)和斧頭將尸體砍碎,讓鷂鷹和雕飛至臺上,將尸體啄食干凈;另一種就是派人將尸體背至山林中任其鳥獸撕食。此兩種方式在我國的青藏高原尤其是藏族地區盛行。樹葬也有兩種方式,一種就是將逝者遺體高掛在樹枝上任其鳥類啄食,另一種就是先將逝者尸體火化,再將骨灰埋在特意選定的一棵樹下,也可以先選定地址,將穴坑挖好后把骨灰倒入再栽樹木,以示紀念。前種方式以前在我國西南地區少部分地方可見,至目前已幾近絕跡。后一種方式在我國不少地區還盛行。海葬是將骨灰撒入大海的一種葬法,沖破了傳統的“入土為安”觀念。如距大海較遠,也可灑在江、湖、河或水塘,跟后一種樹葬方式一樣,有利于節約土地、發展經濟,有利于移風易俗,有利于社會主義精神文明建設,值得推廣。

就我市而言,自古以來一直沿襲棺葬,其具體過程就是某人亡故后,其家屬先為逝者清洗身體,再換上壽衣,將遺體放置于躺椅上,用一塊手帕蓋在臉上,將折扇一把放在逝者右手并攥攏其手指,讓逝者左手攥一塊手帕,隨即在遺體前焚燒3斤4兩草紙(俗稱錢紙)(目前民間仍有一種忌諱,就是在進行交易時忌用3斤4兩這個數字,蓋源于此),待草紙燃盡后,將先前做好的香灰袋系在逝者腰部,灰袋擺在腹部,把灰燼捧入灰袋中。其便后請當地道士測日子,先測死的日子好不好,如日子不好,其家屬則不能哭。然后再測入殮封奠時間。道士在測封印、歸山日子時,還需測有無犯忌,如有人生日合上犯忌的日期,則在封印或歸山時此人須躲避,否則,一旦犯沖,則會發病甚至有生命危險(究竟有無科學依據,尚待考究)。測日之后,道士便向喪主詢問并記錄喪主整個家庭及親戚的人丁情況,待做法事時誦讀。道士為逝者行關(贊)燈和打安山儀式多在此時進行,關(贊)燈的意思就是要對逝者的生平進行追思和紀念;打安山就是讓逝者靈魂得到安息。死后當天,其家屬派人通知直系親屬來燒倒頭香。次日開始,喪主便請親房人等買來大布,剪成孝布,孝布的尺寸有8寸、1尺2、1尺8、2尺、2尺4、3尺3等多種,喪主的女兒、女婿是最大的,用3尺3的,其余按輩分、親疏來定奪,待歸山日期定好后便派人送到各個親朋家里。

服喪期間,孝子、孝媳及直屬晚輩都要披麻戴孝,所謂披麻,就是孝子、孝媳將麻袋剪成約1尺寬、兩尺長用苧麻固定在孝帽上并披戴在頭上。戴孝就是戴孝帽、穿喪服、鞔孝鞋。孝帽一般由竹篾扎成頭圍大小的圓圈再用一片竹篾拱成半圓形連接在竹圈兩個半圓中點同紅白紙粘裹而成;孝服就是由白大布做成的長襟、長袖衣,有的地方孫輩用水紅色布,重孫輩用綠色布(如中、北片部分地區);孝鞋便是用布鞔在鞋面的前半部分,大人用白布,小孩用紅布。孝帽要到逝者歸山后放在墳背上;孝服須等到逝者歸山后回家再脫下,做“五七”時還要用一次,如按舊習做49天齋祭,則每天做齋祭時都要穿;孝鞋一般要穿到所鞔的布自行脫落為止。

在逝者未歸山之前,喪主買來紅、白紙并砍來小竹子,請人制作白鶴、南斗、北斗和白帆,以供送葬路上用。其家屬和親戚須為逝者購置“箱籠”一對(喪事專用店有賣),“箱籠”由較硬的紙做成,長約40公分、寬約25公分、高約15公分,內裝草紙一疊、冥幣若干及錫箔紙扎的元寶若干,說是逝者在陰間使用,其他已過世的長輩也一樣要為其購置。另外派人到山中砍來約刀柄大小的烏竹或桐樹枝做哭喪棒(哭竹棒),砍回后鋸成約2尺長一段,每段的一端用草紙或紅紙裹上并用苧麻扎緊,待逝者歸山日其長孝子手握哭喪棒并懷端靈牌、次子手拿哭喪棒并懷端逝者遺像,其他兒子和孫輩、重孫輩則只拿哭喪棒隨行,如逝者為男性,其子則拿草紙裹的竹棒,孫輩、重孫輩則拿紅紙裹的竹棒;如逝者為女性,其子則拿草紙裹的桐樹棒,孫輩、重孫輩則拿紅紙裹的桐樹棒。

自本世紀開始,市政府規定所有逝世者必須先火葬,再穴葬或棺葬?;鹪嵋话惆才旁诜獾熘盏脑绯炕蛏衔?,眾人吃了早飯后待火葬車輛到達后便向火葬場進發,沿途要放鞭炮、丟錢紙,理事會要奏樂,近年市政府規定進入市區后禁止奏樂、放鞭炮、丟錢紙。進入火葬場后家屬就地購骨灰盒一具,待火化結束后由其工作人員將骨灰裝入盒,其孝子將骨灰盒端在手中后,眾人便返回。吃過午飯后便進行封奠儀式。

封奠又叫封印,就是將逝者裝入棺槨。封印前喪主先把逝者的壽帽、壽衣、壽鞋、壽帕、折扇(平時籌備好的)等物品準備好,再請八仙將壽枋(棺材)、石灰、棺釘準備好,然后按道士所測的時辰進行封印儀式。封印前道士要做法事,做法事時須叫幾個人幫忙打鑼、上香、放鞭炮、吹喇叭。道士在做法事時須戴道帽、穿長道服,念經前有的還要在墻壁上掛多個條幅,上畫帶迷信色彩的圖畫,名“十殿”閻王、判官及各種殺人的恐怖場面等,意思是人死后仍要遭受各種磨難。封印時八仙先將石灰墊在棺底(棺木一般以杉木為多,極少數有錢人也曾使用楠木或柏木),并把逝者的壽墊被(平時縫制準備好的)鋪上,然后將逝者的遺體或骨灰盒放入棺中,將逝者的衣、帽、鞋等物品塞在遺體或骨灰盒四周,再將壽蓋被蓋上,并將石灰填滿,最后將棺蓋蓋上并釘上棺釘,在接口處用紅紙粘封好。封印儀式結束,喪主請眾人吃過封印酒后,親戚便回程。封印完畢喪主便請道士測算歸山日期,并在歸山前兩至五天派人到親朋家送孝布請客。

逝者封印后,其女眷一連三個晚上必須跪伏在大門口哀哭死者,約10多分鐘后由其鄰居或親房人勸說后止住哭聲回到屋內,謂之“叫茶”,以示對逝者的懷念和悲痛之情。從逝者病重至死后歸山前,其家屬必須輪流派人守護,特別是死后至入殮這段時間更看護更應嚴格,以防老鼠啃食尸體。

自上世紀八十年代開始,各地成立了喪葬理事會,理事會由四到十人組成,一般都置有專用服裝及喇叭、長號、短號、笛子、電子琴、胡琴等樂器和擴音器、音箱、話筒等音響設備,近幾年還置有鼓風機和折疊用彩門,彩門上寫有專用挽聯。一般家庭老了人都會請理事會,比較富裕的還要請腰鼓隊。理事會到場后即著手準備開追悼會事宜,如做彩門、寫挽聯、幫喪主親友撰寫悼詞、安排親友燒香順序等。

歸山日頭一天其女兒、女婿全家必須在上午到達,之前須將祭奠用品備齊,外婆家、女兒、侄女家須“辦祭”,所謂“辦祭”,就是除送一定量的禮金外,還需辦8碗菜、兔1只、雞1只、豬肉10斤左右和毛毯一床,為八仙每人購置白球鞋1雙、白毛巾一條,放在臺盒(木制,長約80公分,寬約40公分,深約20公分,兩頭嵌三角形木架,中間用橫長檔連接并各留一約飯碗口大小的圓孔,供穿木杠或竹杠用),由兩人抬來,如姊妹多可共買,然后平攤費用,但禮金須各人另送,經商議后,不論貧富均送一樣多。外婆家須辦白靈帳一幅,一般用6尺白布、上書挽聯制成,其他親朋則在預備好祭奠物品和花圈(花圈上須寫挽聯)后,于下午或傍晚到達,上輩親和女兒、侄女還需請人一路上吹奏喇叭。有些朋友只在歸山日來送行,頭天晚上一般不來。所來親朋先行跪拜禮(此時孝派須跪地迎接),再敬獻祭品、登禮簿。八仙和理事會也在頭天上午到達,八仙幫忙收禮,理事會則吹奏器樂迎接吊客,另外還請兩至3人幫忙收禮金并張榜公布。晚上7點左右喪宴開席,開席前主管或理事會人員在放鞭炮后即行安位禮,按親戚層份大小依次叫位,讓被叫位者依次坐席。開席不久孝子、孝媳等直系晚輩給每桌賓客行跪拜禮,謂之“安席”,以示對客人的尊敬和感謝(定天中午喪宴亦是如此,因此風俗太繁瑣,現在不少地區已廢棄),理事會也隨行奏樂。喪宴結束便舉行追悼會,追悼會在以往由村中有一定文化的長者主持,現在由理事會主持,待眾人基本到齊后,孝派(逝者直系晚輩)跪伏于靈堂上首兩側,器樂、鞭炮齊鳴后,先由理事會唱《痛哭孝堂》、《靈前嘆調》、《十月懷胎》、《哭靈詞》和《十跪父、母重恩》等歌曲,然后誦讀主祭祭文(各種祭文的中心內容也就是對逝者的生平進行總結,多用贊美和悲愴之詞),主祭即喪主的祭文,然后按輩分大小誦讀客祭祭文(親戚或單位的祭文),最后致祭的是逝者的女兒,讀客祭祭文前致祭者須跪地叩拜。主祭念完后即進行摸棺,摸棺時眾孝派圍在棺槨周圍緩緩循環走動,理事會唱摸棺詞(摸棺有的在次日上午進行),須邊哭邊唱。摸棺結束再唱十勸家庭和、十保歌。十勸歌的含義就是規勸喪主家庭成員要和睦相處,和氣才能生財;十保歌則是祝愿逝者亡靈保佑喪主家庭人丁興旺、家業昌盛等。最后無祭文的親友、鄉鄰再行叩拜禮。到此,追悼會便結束了。有的地區(如南義、和平等)追悼會安排在歸山日上午,頭天晚上不辦喪宴,開會時還要將致祭者的祭品由兩位少女從3張八仙桌(每張桌相距約兩米)間交叉走過,后一一向主持者呈獻,待主持者逐個驗核、登記后再放入指定地點,因太繁瑣,后已廢棄,現只將親朋祭品擺放到位即可。以前待追悼會結束后還要放路燭,所謂放路燭,就是所有拜奠人員一同沿逝者平生所走過的道路一路燃香并插在路邊上,沿途還要敲鑼打鼓、奏器樂,近的走幾里路,遠的要走幾十里,意思是為逝者收沒腳印,因太費周折,夜晚又不安全,現在,我市絕大多數地區已廢除,只有范鎮、洪嶺及九源部分地方還作興。

逝者歸山之日清晨須行出殯儀式,出殯的時辰都是在此之前由道士定好了的,一般在清晨四點至八點之間。出殯前其親屬、八仙、理事會人員和打鑼、放鞭炮者須按時到場。道士在做了簡短的法事后,便喊開始,此時鑼響鞭炮鳴,八仙將棺槨抬至大門口大路邊,縱向擺放,棺首朝所走的方向,如門口無大路,則放在道場稍靠右邊處,以供頭晚未來的客人繼續拜奠。出殯結束后,按舊的風俗,逝者的直系女眷就此陪伴在棺槨周圍,直到歸山開始,再隨送葬眾人行至墓地,然后返回。此時八仙、道士和理事會人員便開始用餐,謂之“出殯酒”,按舊習俗,席上須有八碗肉和其它雜菜,現在沒有那樣嚴格。其他送葬人員一般不安排早餐。餐畢,八仙中四個人便拿鋤、鍬等工具到墓地挖墓穴(俗稱打井),另四個人便派一個人去砍毛竹,其余人則準備喜杠(抬棺槨專用,計兩根,一般用經刮皮、刨磨后的杉木做成,每根長約8米,直徑約18公分,筆直)和走山(綁縛棺槨用的棕繩,計兩根,每根長約20米,約刀柄粗),并劈些片柴,以供綁縛時固定用。器具備齊后,將喜杠綁縛在棺槨兩側,并把白鶴固定在棺蓋上。

理事會吃過出殯酒后,便在喪主門口邊迎接吊客邊進行文藝演出(近幾年興起)。自古以來民間稱老了人辦喪事為“白喜事”,既是喜事,就要辦得熱鬧,現在請了理事會,便讓其唱歌、跳舞和表演其他文藝節目,好讓送葬者觀賞并吸引來往路人駐足觀賞,以此增添熱鬧氣氛。有的喪主和親戚見理事會表演得好便還要打賞錢,一場表演完畢少則幾十或幾百元,多則達數千元。

至上午11點左右,喪葬午宴便開始,午宴的程序跟頭晚基本上一樣,只是菜比頭晚要豐盛些(有的地方如南義、峨嵋等則是先將棺槨送上山再吃午宴)。午宴結束即行送行儀式,器樂、鞭炮齊鳴后,先由理事會舉行簡短的祭拜儀式,再由道士站在棺槨邊行喝彩祭拜禮,此時道士右手提酒壺、左手拿酒杯一邊篩酒一邊念念有詞,意思是祝愿大家一路順風及安葬順利。

祭奠儀式結束,道士便高喊“現在發引”,眾人隨即拉開圍在棺槨周圍的喪主女眷,八仙將棺槨抬起動身,搬花圈、舉南斗、北斗、白帆和放鞭炮的人在前面引路,理事會人員、孝子在棺槨之前,其余親屬和眾人即跟在棺槨的后面行進。八仙在抬棺行走的過程中邊走邊喊“嗚呼”號子,以增加熱鬧氣氛和鼓充干勁,如路寬,則還要進行推拉游戲(即一部分人將棺槨向前拉;一部分人向后拉,形成拉鋸的形勢,看哪方拉得贏,甚至橫抬著走,以示本村人多勢眾。如路程較遠,中途八仙須停棺休息,謂之“挽手”。我市目前部分地區如橫港的清湓街、范鎮的九源管理區等地還有游棺的習俗,近則幾里,遠則十幾里甚至幾十里,須請兩伙甚至三伙八仙,不然,即使有眾人幫忙,八仙的體力也會吃不消。在路過村鎮和有人活動的地方,鞭炮和器樂須響聲不斷,有的還要燃響雷,因太不安全,現已逐漸被淘汰。路過偏僻地區時可暫停。在此過程中,若遇陡峭的山坡(樂園、和平、花園、九源及橫港部分山區等),八仙只能將棺槨停下來并解開走山,用喜杠塞在棺槨底下,并將棺槨綁縛好,眾人前拉后,沿喜杠向山上移動,待喜杠過完,再重復上述動作直至安葬地點。此種方法需眾人小心翼翼、奮力前移,稍有不慎棺槨就可能滾下山坡,甚至出現傷人事故。遇到陡坡、高墈或其它險路時,孝子須提前趕到此路段的前頭,面向眾人跪伏在地,待眾人接近時再起身,以表感激、慰問之意。

在送逝者歸山的路途中,直屬晚輩親戚要設路祭,并提前到達擺祭地點將祭品擺好,祭品多為魚、肉、茶點、水果之類,現在多為香煙、水果、茶點、飲料或礦泉水等。待送葬隊伍臨近時放鞭炮并跪地迎接以示對八仙的感激之情,此時八仙須將棺槨停放在路邊,眾人停步,由理事會派一人唱一曲對擺祭者表示感謝的歌曲(十送歌)。祭畢,祭品由專人替八仙接收后眾人繼續前行。上輩親一般無需擺路祭,但有些上輩親戚也設路祭,以示恭敬。

到達安葬地點后,待鞭炮和器樂響聲大作時,八仙先將棺槨位置擺正,再將棺槨順墓穴方向徐徐放在墓穴旁邊,此時除八仙和孝子、女婿、及母舅或老表外,其余送葬人員原路返回并回到自己家中。稍后,廚下又準備“暖井粑”,所謂“暖井粑”,就是用粘、糯米粉做成的圓形粑,蒸熟后再炒些肥肉并帶上酒和碗、筷,派人送給下葬人員食用,如附近有放?;蚩巢袢说?,也可食用。食后如有剩余,須倒在墳邊,一般不帶回。墓穴挖好后,道士按先前看好的時辰叫八仙準備“下巳”,然后八仙將棺槨抬至墓穴,將走山解結后緩緩放入穴底,待放平穩后,道士用羅盤校正方向,如有偏移,八仙則稍作調整,擺放到位后,道士叫喪子一人跪在棺蓋上邊向后移動邊向棺槨兩邊種五谷(事先準備好的谷、麥、高粱或粟、蕎麥和棉籽,意思是祝愿逝者的后代人丁興旺、五谷豐登),然后眾人便開始為墓穴澆土、培土,將墳背做成長約兩米、寬約1米、高約80公分的墳冢,在筑墳冢的同時還要做墳頭,墳頭一般用青磚壘成,也有的用石碑,石碑正面鐫刻逝者的簡要生平及婚嫁、生育子女和生卒時間,落款為逝者的直系親屬,有的還鐫刻有贊美詩文。碑前放一香爐,以備日后祭拜時插香用。墓碑有的用單墓,有的用合葬墓,有的當時未立石碑,待日后再立也行。以往有的大戶還將墓碑前鋪以青石板,形成一個小型道場,鋪石板的兩側立副墓碑,副墓碑連接主墓碑沿石板兩側向前延伸,上刻水滸108將和其他動物(虎、獅、龍蛇等)肖像,以顯示其家族的興盛景象?,F在某些家庭在墳冢的周圍立柱做涼亭以防雨水沖刷,有的做圍欄將墳前圍住,中間鋪水泥地面,只是再無人做副墓碑了。安葬完畢后便開始燒“煙包”,所謂煙包,其實是用干稻草扎成的辮狀長條形草把,約飯碗口粗,一般每一歲編一道,意思為逝者點火送行并證明逝者的年齡。孝子將煙包環繞在墳背周圍再點燃,并在墳前燒紙,待其煙包化為灰燼,眾人便回家。煙包在第二天第三天還要各燒一次。

傍晚,眾人回來后,將所購“箱籠”及逝者平時用的被褥及其它用品搬到門口盡數燒毀,焚燒前道士還要做場法事,意思是好讓逝者在陰間領錢。

當晚,孝子還要辦宴席,招待八仙、外祖家親戚、女兒全家和幫廚的人及親房人等,有的地方還要請村上上了年紀的老人入席。如喪主兄弟多,散席后待客人離去,主管和親房人還要幫喪主“分賬”,所謂分賬,就是就是將禮品分掉,現在多為現金,費用分攤一般是平分,有的根據各人的經濟狀況,出的多測分的多,出的少則分的少,也有的兄弟大氣,雖出的多但分賬卻平分,分賬完畢,如不繼續做齋祭,除滿“五七”時(逝后滿35天)做一次法事外,整個喪事就算結束了。

以往有個習俗,尤其是大戶人家,從老人去世當天算起,要做49天齋祭,所謂齋祭,就是在此期間每天請道士做數次法事(說是超度亡靈),并在靈牌前點長明燈,上供品,逝者家屬不能有高興的表情,且要吃素,不理發(筆者曾在和平見到一位其母逝后3年未理發并點三年長明燈的人),一般不舉行喜慶活動,也不參加別人的喜慶活動,如遇晚輩婚嫁,需在“五七”內進行,否則就要過三年才可進行?,F在各地除保留晚輩婚嫁在‘五七內“進行外,其余此類習俗就廢除了。

老人去世后滿35天,在不做齋祭的情況下,必須為其做“五七”,此日喪主又請來道士做法事,其直系親屬都要到場,再行跪拜禮,法事完畢,喪主請大家吃過午飯后,客人便回程。

逝者歸山后當年時近過年時,喪主買來紙扎靈屋(或請人制作),供新年初幾日親朋前來燒新香和祭拜用,上輩親未來之前喪主還要派人請客,待燒香日招待根親,親朋燒香前除備香、紙、鞭炮外,還需購一對大紅燭,燒香、祭拜時孝子仍須跪地迎接。一般至初六日,燒香便停止了。以往一般依逝世日期選在三元(遠古三帝生日時期)時期進行:堯帝正月十五出生為上元;舜帝7月十五出生為中元(7月15日各家為逝者燒包袱謂之“中元大會”,蓋因如此);禹帝十月十五出生為下元?,F在多數在正月半或清明日。此時有的喪主又請來道士做法事,法事結束便將靈屋燒毀,有的在做五七時燒,有的在冬至日,有的測日進行,如今不少人家圖簡便,不測日期也不請道士在正月半日將靈屋搬至門口自行燒掉了事。

在整個辦喪事的過程中,族上首先要推舉一位具有一定威望的中老年男性做主管,女性做主管罕見,必須是非常精明能干之人(筆者曾遇到一位)。主管的職責就是對整個喪事進行安排、調度,除有一定的社會經驗,還需能博采眾長,有一定的號召力,并指派幾個后生做助手,以隨時調用。在整個過程中需做到縝密細致,周全妥帖,一旦出現紕漏,輕則落下笑柄,重則引發糾紛。由此可見,主管的壓力是非常大的,也是最累的。

送一位老人歸山,要花費不少錢財,古來有“爺娘死,飯甑開”之說,由此可見辦此事的花費程度。從老人去世一直到歸山,如果是大家族,幾乎每天都有親朋來燒香、拜奠,每天都有幾桌客人要招待,有的大戶即便是過路人都要叫到家里用餐(做齋祭時亦是如此),多用流水席,走了一桌又開一桌,親房人等和鄰居也一直忙乎,很少有歇息時間,他們為辦妥喪事也是出了大力的,孝派則更不用說,不少孝子膝蓋都跪破了皮,睡眠也很少,整個過程是非常勞累的。

喪葬習俗在我市各地雖稍有不同,但總體上無很大差別,特別是近年來更是如此。喪事活動過程和結局在很大程度上既反應了喪主家族的人丁多寡和貧富面貌,也反應了該家族兄弟、妯娌和姊妹之間的親疏狀態,更見證了喪主所居村莊煙戶多少及地貌狀況,還證明了喪主與親房及鄰里的關系情況,真可謂是喪主家庭各種情況的試金石。喪葬習俗雖然在目前還帶有不少迷信色彩,但卻真切地折射出人與人之間復雜的交際關系,弘揚了尊老愛老的社會美德,加強了親朋、鄰里之間的友愛關系,化解了親朋、鄰里之間的矛盾,促進了社會安定和進步,是我國非物質文化遺產的重要內容。相信隨著時代的進步、社會的發展,喪葬習俗也會越來越科學、越來越人性化,成為一種人人自覺遵循的社會經典,并且會世世代代傳續下去!

分享到:
0
打印本頁】 【關閉本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