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s id="jv55z"></ins>
<var id="jv55z"></var><cite id="jv55z"><span id="jv55z"><menuitem id="jv55z"></menuitem></span></cite><ins id="jv55z"></ins>
<var id="jv55z"><video id="jv55z"></video></var><cite id="jv55z"><noframes id="jv55z"><var id="jv55z"></var>
<listing id="jv55z"></listing><th id="jv55z"></th><var id="jv55z"></var>
<var id="jv55z"></var>
<cite id="jv55z"></cite>
<var id="jv55z"><video id="jv55z"></video></var>
<cite id="jv55z"><video id="jv55z"></video></cite>
<var id="jv55z"><dl id="jv55z"><listing id="jv55z"></listing></dl></var>
當前位置:
瑞昌采茶戲
發布日期: 2021-08-06 信息來源:瑞昌市文化廣電新聞出版旅游局 責任編輯:張文豪 字號:[ ]

瑞昌地處長江南岸,古屬吳頭楚尾,有青銅故里之稱。既與吳越文化相互影響,又與楚文化密切關聯。境內山清水秀,人杰地靈,文化底蘊深厚。特定的地理位置和人文環境,孕育了一批個性鮮明,內涵豐富的傳統民間文化藝術,瑞昌采茶戲則是民間戲曲藝術寶庫中一顆璀璨的明珠。1985年和1999年瑞昌采茶戲被載入《中國大百科全書》和《中國戲曲音樂集成·江西卷》。2008年瑞昌采茶戲被列入江西省第二批非物質文化遺產名錄。

一、歷史淵源

瑞昌采茶戲,舊稱茶燈戲,民間俗稱茶戲。其主要流行地區為瑞昌、九江、湖口、德安、都昌、彭澤及湖北廣濟、黃梅、陽新、浠水、通山、咸寧、安徽宿松、太湖等地。

明代,瑞昌、九江一帶的燈彩十分盛行,每逢元宵佳節至二月花朝都要結隊玩燈賀彩(即玩花燈、唱茶歌的表演形式),熱鬧非凡。據《隆慶瑞昌縣志》記載“時南源放燈,尤為極盛,延綿數里,照燈火如晝,終夜吭歌,引極樂至宵?!泵髂?,贛東茶燈戲由吳城鎮(江西四大名鎮之一,此地商業交往經濟繁榮)傳至贛北,并與瑞昌燈彩相結合,形成瑞昌特色的茶燈戲。清乾隆年間(1765年),洪水橫溢,江堤盡潰,災民外出,逃荒而來的黃梅采茶戲三角班,又與瑞昌茶燈戲揉合在一起,從而形成了瑞昌采茶民間小戲,后稱采茶戲。

清道光年間(1821-1850年),瑞昌采茶戲由三角班迅速發展成為半班,民間先后成立了許多茶戲班社。如:瓜山班、洪源班、小源班等,洪下源瓜山班是第一個組建的茶戲班社。至解放前,該班師承六代:周才友—-周英榮—-徐庭梓—-周升仁—-徐虞賢—-楊開仟。造就了一批德高藝精、頗有名氣的采茶戲藝人,其中周英榮、楊開仟堪稱一代宗師。由于各戲班社廣泛巡演于農村鄉鎮,相互競爭與相互容納,不斷豐富和提高了采茶戲的演唱技藝,從而促進了劇種向前發展。1955年瑞昌組織百余民間采茶戲社團,舉行秋季民間戲劇大匯演,以瓜山班藝人為主吸收新的文藝工作者,組建縣采茶劇團。1956年7月經瑞昌縣人民政府批準,正式成立“國營瑞昌采茶劇團”,使瑞昌采茶戲走上了新的繼承和發展之路。

在黨的“百花齊放、推陳出新”的文藝方針指引下,新老文藝工作者對瑞昌采茶戲進行了全面挖掘、搶救和保護工作。1956年,張緒綱、吳本其等音樂工作者根據老藝人演唱的傳統唱腔認真記譜、整理,并編印樂譜,采用“文武場”樂隊伴奏,使瑞昌采茶戲唱腔音樂有了一次飛躍性的發展?!拔母铩焙?,張緒綱又對采茶戲唱腔進行改革,并編成《九江采茶戲音樂》(因瑞昌采茶戲在九江地區具有代表性)、《瑞昌采茶戲鑼鼓曲牌》。1981年,為使采茶戲更好的得以延續和傳承,再次請回老藝人,由范榮芳記譜,將傳統唱腔全部重新演唱并錄音。范榮芳經過數十載嘗試、革新,使采茶戲唱腔定調、主胡定弦得到了變革,且具有系統化、規范化。他重新整編出版的《瑞昌采茶戲唱腔選編》,把瑞昌采茶戲唱腔音樂發展推向了一個新的階段。1987年,瑞昌成立了戲劇創作研究室,以聞先明同志為主,整編了大小劇目三十六大本、七十二插圍(折子戲)。同時,還創作和改編了一批新劇目。自此,瑞昌采茶戲有了名副其實的文字腳本,從而更加鞏固和完整。

二、內容形態

瑞昌采茶戲內容豐富,形式活潑,劇情大多反映社會廣為流傳的民間故事。包括禮義、忠孝、賢良、愛情、神話等。如《雙插柳》、《姐妹摘茶》、《蕎麥記》、《賣棉紗》、《方卿拜壽》、《貨郎賣花》、《會母》、《王氏勸夫》、《苦媳婦》、《紅梅驚瘋》、《勸細姑》等。因受黃梅采茶影響,也有部分移植劇目,如《蔡鳴鳳辭店》、《喻老四推車趕會》、《李乙賣女》等。

瑞昌采茶戲傳統演出的音樂形式是用打擊樂伴奏及眾人應和幫腔,沒有絲弦樂器。早期,取一節碗口粗茅竹置于方桌上,以竹筷或木棍擊竹節代鼓板,示輕重快慢為板眼,稱之為“武場”。打擊樂設座于場地或戲臺正中靠天幕處,演員在鑼鼓前面表演。后又用一長凳,大鑼懸于凳頭,上置二拔,由一人操作謂之打“夾手”。再進一步,在一長凳上立一木桿、橫栓、右懸大鑼左坐鈸,小鑼吊于大鑼下,一人敲擊兼司鼓?!叭前唷边M入“半班”時期,采茶戲班社又前進了一步:即由原兩旦一丑或兩丑一旦加進生、末、雜(包括凈)等行當,由五名演藝者加兩位場面(即司鼓、夾手)緊湊合成一個演出體。在每段唱腔起板、落板句及中間放吊等處,后場人等都要“湊后臺”(即幫唱),一場戲演下來既緊張又勞累,若能加上一人,則輕松了。再加一人者,簡直是唱“神仙戲”了。故此,采茶班就有了“七緊、八慢、九逍遙”之說。

瑞昌采茶戲屬板腔體劇種,人稱“八板十三腔”。音樂共分四部分:(一)正本唱腔。1、平板類;2、花腔類;3、漢腔類。(二)雜調類。(三)曲牌類。(四)打擊樂類。

(一)正本唱腔:1.平板類,它是瑞昌采茶戲的主要唱腔,亦稱“開口腔”。包括不同行當的平板、撥子、訴板等,它適合于表現多種感情,又可控制長短快慢,故應用較廣。平板類唱腔呈六句頭形式(即六個樂句組成)。第一句為“起板”,第二句為“下句”,第三、四句為滾句(即主體反復句),第五句為送板,第六句為“落板”。通常每段唱腔有一個附加吊板(即放吊),便于表演和轉腔。平板又稱“漏板”,漏而有規律、有特色,人稱“漏板采茶”。一般在下句和三、四滾句,送板和吊板中漏掉強拍,而在弱拍起唱,這是瑞昌采茶戲板式結構上的一個顯著特點。平板類調式多為男宮女徵。其樂句結構、唱詞、音域、風格大致相同?;鸸?、導板、散板等樂句結構、唱詞均不同。調式、調性、主音、宮系等除男火攻外,其它都基本相同。

2.花腔類:花腔類宜于表達歡快喜悅之情。常呈起、承、轉、合四句頭形式,習稱為“起板”、“下句”、“送板”、“落板”。通常也有附加“吊板”,多為徵調式。

3.漢腔類。漢腔類包括有漢腔、嘆腔、還魂腔、哭腔等,宜于表現悲傷、惆悵之情。樂句結構類似于平板的六句頭。調式有宮、徵、羽等。腔類唱腔(除花腔外)與板類唱腔之區別,其樂句結構、功能運用、唱腔音域、風格韻味等均不同。

(二)雜調類。瑞昌采茶戲雜調類十分豐富,其中一部分是江南或全國流傳的民歌小調,但演唱風格已向地方化發展了。雜調類多屬四句結構,也有趕五句的,極少相互通用。

(三)曲牌類:傳統采茶戲無曲牌(因沒有“文場”樂隊伴奏),但隨著不斷發展,曲牌來源于兩個方面:1、從大劇種及民間絲弦鑼移植。2、從地方民間小調吸取而來,形成既與其他劇種有相似之處,但又有本劇種獨特風格。

(四)打擊樂。瑞昌采茶戲打擊樂大都用本劇種鑼鼓點,也有極少數從大劇種移植而來。鑼鼓點穿插唱腔中演奏、托墊,極富地方特色。

瑞昌采茶戲念白采用中州韻與方言結合,令人親切、感人、耳熟能詳,凸現本地劇種語言特征。

1956年自“國營瑞昌采茶劇團”成立后,建立文場樂隊,常用樂器有:高胡(主胡)、二胡、中胡、大胡、琵琶、三弦、竹笛、嗩吶等。唱腔調式:徵調式1=bE ?宮調式1=bB。

瑞昌采茶戲在表演形式上簡單樸實,富有濃厚的生活氣息。以旦角戲為例:凡旦角出場手中不離一大兩小道具:陽傘、扇子、手巾(手帕)。

一代宗師楊開仟師傅的看家戲《勸細姑》,一支黑布傘伸出馬門(出場門)口愰了兩愰,然后何氏背對觀眾退出馬門,至上九龍口轉身,右手傘下垂拄地,左手帕捂口,腳下一個趔趄步,用兩眼左右一脧,生怕路人見笑,將一個長年禁固的“堂客”,偶爾回娘家多喝了兩盅略顯醉態的中年婦女刻畫得淋漓盡致。

名噪一時的男旦,“瓜山班”楊開仟弟子鄧見學的《小辭店》,當賣飯女柳鳳英唱至與蔡客人難舍難別之時,右手執扇半摭流淚臉盤,左手揚巾,上下翻飛,前后旋轉,口中念念有詞:“舍不得你蔡客人咯,疼心的腦人的,摘我肝斷我腸的,哎喲喲,我的哥喂一個冤家……?!庇^眾每看到此處紛紛嘆曰:金蓮步、水蛇腰、手巾頭摭住觀音頭,她嘆不盡,我看不夠。

瑞昌采茶戲五六十年代在武漢唱紅了半邊天的旦角鄧筱玲,在師傅鄧見學親授的一出《賣棉紗》里的“紡棉紗”動作中,將扇子和手巾(手帕)玩弄得妙不可言;交腿坐于低凳,右手蘭花指夾住扇中,平放腰側繞圈,似握住紡車搖把紡紗。左手蘭花指勾住左側大頭(妝飾)的絲尾子上揚,以示棉紗,兩眼緊追著紡車(虛擬)運轉,棉紗伸縮左右,如此演技精到別具一格,令觀眾叫絕。

三、特征價值

(一)“糯米采茶”是瑞昌采茶戲的主要特征。旋律流暢,委婉抒情,優美動聽。長江中下游南北兩岸觀眾嘉贈“糯米采茶”,以形容其韻味濃郁甜美,柔糯粘人,百看不厭。

(二)“漏板”(弱拍起唱)是瑞昌采茶戲板式結構上的顯著特點。如正板唱腔“平板”類,除了起板,落板,中間各板都有固定的“漏板”(即下句和三、四滾句中漏掉強拍,而在弱拍起唱),第五句送板或“放吊板”都是漏掉第二板,而在“眼”上起唱,如此樂句和唱法被民間俗稱“漏板采茶”。

(三)男、女板腔的旋律篇幅是一致的?;ㄇ活悷o論是六句頭還是四句頭,男、女唱腔各段篇幅沒有男長女短或男短女長的現象。即“板”、“眼”完全一致,甚至連旋法的規律都是相同的,每段唱腔的每個樂句都是如此。

(四)在平板類和花腔類唱腔中,絕大部分都是男腔必有女腔。如男平板、女平板,男二撥子,女二撥子,男訴板、女訴板、男花腔、女花腔等都是很對應的。這樣,男、女板腔相互轉換都很協調自然,風格和規律也很統一,劇種唱腔的特色和特點都很明顯。

瑞昌采茶戲歷史悠久,業績輝煌,是贛北戲曲百花園中的一朵奇葩。從而,為保護和發展這一民間地方劇種具有以下重要價值。

(一)戲劇研究價值。戲劇是中國古老的一種傳統綜合性藝術,地方戲曲是民族民間文化藝術中一個不可分割的部分。通過對瑞昌采茶戲的挖掘和研究,可以了解其歷史的起源、發展與其它劇種的相互密切關系。

(二)優秀的傳統民間戲曲藝術是組成中國民族文化的基因。瑞昌采茶戲來自民間,源于生活,是長期以來勞動人民在創造利用、發展和豐富起來的民間戲曲文化,世代豐富著人們的精神生活。

(三)優秀的傳統民間戲曲文化,是建設社會主義先進文化的寶貴資源。瑞昌采茶戲經過數代藝人的挖掘、傳承和發展,已形成濃郁的地方風格和音樂特征。保護了這一傳統戲曲藝術,就是保護了優秀傳統文化的精神財富。

四、傳承發展

瑞昌采茶戲藝人經過長期交往,相互搭班,教戲學戲,同臺獻藝,取長補短,吸收應用,形成了瑞昌采茶戲獨特風格,也造就了一批優秀的演藝人才。繼楊開仟之后,傳承弟子有楊能美、周平釗、鄧見學、鄧筱玲、朱巧敏等,他們為傳播和振興瑞昌采茶戲,無私奉獻、毫無保留的將自己的技藝傳給一代又一代,確保后繼有人,代代相傳。

楊開仟(1905-1974)俗稱大老楊,瑞昌洪下源瓜山北楊人,是瓜山班第六代傳人。他自幼家境貧寒,十二歲拜師學藝,專攻旦角。喉嗓甜潤悅耳,清脆動聽。二十歲出道,領瓜山班在贛、鄂、皖邊境地區巡演。享有“茶戲小旦王”、“紅七縣”、“蓋三省”之美譽。他率瓜山班進入瑞昌采茶劇團后,為培養新生力量竭盡全力,幾代旦角中堅均出其門下,如楊能美、鄧見學、陳戰珠等。其代表作《勸細姑》一九五八年被江西人民廣播電臺收錄存檔。曾當選為瑞昌縣人民委員會委員。

鄧見學(1927年— ?)俗稱細老鄧。瑞昌洪下源瓜山老屋鄧人,十三歲拜師楊開仟,專功旦角,身材苗條,扮相俊美,曾為名噪一時的茶戲男旦。進入專業劇團后,歇藝授徒,專心教學,瑞昌采茶劇團名角名旦大多出自其門。如:鄧筱玲、余寶琳、王月英、潘彩云、朱巧敏、鄧見秀等。其代表作有《小辭店》、《思懷》、《趕學》等。2008年他被列入江西省非物質文化遺產瑞昌采茶戲代表性傳承人。

鄧筱玲(1944—1968),女,瑞昌采茶劇團尖子演員,頭牌花旦,師從鄧見學。她天生麗質,扮相清秀,嗓音甜潤。1959年10月與云南省京劇團同臺演出,得到京劇藝術家關驌驦的稱贊:“小姑娘活兒真漂亮,漂亮極啦!”其代表作有《三姐下凡》、《劉三姐》、《江姐》,俗稱三出姐兒戲。瑞昌采茶戲在贛、鄂、皖等地被她演繹得紅紅火火。

朱巧敏(1948— ?),女,瑞昌市采茶劇團,國家三級演員。1959年參加瑞昌采茶劇團工作,師從鄧見學,專攻青衣、花旦。且善女扮男裝,生、旦兩門抱。在幾十年的演藝生涯中,扮演了戲劇中許多人物角色,培養了一大批專業劇團采茶戲藝術新秀。如:柯云霞、曹玉萍、曾國英、朱艷春等。1972年由她主演的《戰長河》代表九江地區參加省文藝匯演,獲優秀演員獎。1988年由她演唱的采茶戲《梁?!房迚炓徽?,由中央福建前線廣播電臺錄音采用對臺播出。其代表作有《紅梅驚瘋》、《梁?!?、《孟麗君》等。2008年她被列入江西省非物質文化遺產瑞昌采茶戲代表性傳承人。

瑞昌采茶戲自1956年有了專業演出團體—瑞昌采茶劇團。歷年來,廣泛巡演于贛、鄂、皖、湘、閩、浙等地,深受廣大觀眾歡迎和喜愛。為了不斷培養瑞昌采茶戲接班人,從1958年至2008年瑞昌采茶劇團先后九次面向社會招聘演職員,充實藝術活力,造就出一大批采茶戲優秀演員。如:鄧筱玲、柯亨耐、曹樹霞、董洪高、陳戰珠、彭庚麟等,他們多次在省、市及國際小戲藝術節大賽中獲獎,受到領導、專家及同仁的一致好評。1958年瑞昌采茶劇團奉調廬山為中央八屆八中全會演出,受到中央領導贊譽,1958年至1963年瑞昌采茶戲六進武漢、五進民眾樂園,《武漢晚報》多次采訪報道“吊足了觀眾味口,粘住了戲迷腳跟?!?985年采茶戲《楚三怪娶親》(彭庚麟、張梅青主演),在華東地區調演一舉奪得編劇、導演、音樂、舞美、表演五項大獎。劇作家吳祖光、評劇表演藝術家新鳳霞看完演出后,連道三聲“好戲、好看、好聽!”、“歡迎你們來北京演出,我們為你們打場子?!睌z影家吳剛將劇照刊登在《戲劇報》1985年第五期上。1984年和1989年傳統采茶戲《紅梅驚瘋》分別榮獲九江市專業劇團演出青年演員一等獎和江西省贛劇、采茶戲調演三等獎。2004年瑞昌采茶戲《春鑼》應邀參加“中國濱州、博興國際小戲藝術節”演出,榮獲劇目銀獎、編劇獎和優秀演員獎。中央人民廣播電臺、山東電視臺、《人民日報》、《文匯報》、《江西日報》等新聞媒體先后對瑞昌采茶戲進行專題報道。近年來,瑞昌采茶戲始終堅持“三貼近”,走進農村、服務人民。省文化廳和九江市人民政府分別授予瑞昌采茶劇團“百團百戲下農村”和“文化工作先進單位”。目前,瑞昌采茶戲專業藝術表演團體1個,農村業余劇團19個,既演黃梅戲又唱采茶戲,正式掛牌瑞昌采茶戲業余劇團2個。他們長期活躍在農村鄉鎮,為弘揚和發展瑞昌采茶戲起到了積極的推動作用。


分享到:
0
打印本頁】 【關閉本頁